6.3億背后,歡喜傳媒的陰謀與字節跳動陽謀

2020-01-26 17:43 來源:互聯網

1月25日大年初一0點,鼠年來了,《囧媽》也來了。

這部被稱為歷史上首次在線首播的春節檔電影準時出現在今日頭條、抖音、西瓜視頻、抖音火山版和歡喜首映APP上。

影視行業敏感的神經再次被攪動。在經歷了武漢肺炎疫情下傳媒股大跌,除夕前一天春節檔影片齊撤檔等“黑天鵝”事件后,《囧媽》的網絡上映引發了多方情緒。

“古人言:重利輕義,被君子所不齒,被大眾所憎恨……特殊時期,電影行業顧大局、識大體,大部分影院暫時停止了正常經營,容受著巨大的經濟損失卻無怨無悔。但歡喜傳媒卻憑一己之私,置他人利益而不顧,在特殊時期,采取特殊方式,綁架民意,正如網上點評其行為——談何共克時艱,只有背信棄義。”

這份落款“浙江電影行業2萬余名從業人員”聲明情緒激動,直言歡喜傳媒背信棄義。聲明稱全國影院為電影《囧媽》放映投入相當大的費用,此次“《囧媽》行為”,給全國影院帶來重大損失。聲明也表示希望歡喜傳媒停止電影《囧媽》互聯網首播的行為,否則浙江電影行業后續對歡喜傳媒及徐崢出品的電影作品予以一定程度上的抵制。

而抵制歸抵制,徐崢背后的歡喜傳媒一時間“名利雙收”:不僅至少賺得6.3億,還備受稱贊,被冠以“變革者”的名號。歡喜傳媒股價更是直線拉升。

字節跳動也得到行業眾多評論人士的認可不乏,“成功偷襲優愛騰”“顛覆式創新”等溢美之詞。據「深響」了解,愛奇藝也接觸了片方,但最終未能談妥。

面對電影行業的抵制,字節跳動回應稱:此舉是為了讓用戶在家陪親人看電影,減少外出,有利于緩解疫情;與《囧媽》是正常商業合作,保障創造者利益,用戶春節也可以免費看電影,多贏。

一時間,《囧媽》成了羅生門。

作為一部院線電影,《囧媽》繞開了傳統院線影院,臨時改為網絡在線首播并且免費,意味著現行的電影公映窗口期被擊碎。而對用戶免費的方式,與影院營收和行業多年來培養的付費模式相左。更為關鍵的是,前期全國影院為《囧媽》投入了相當大的費用,但如今其繞開院線,的確無視了影院與其他放映終端之間的隱形競爭關系。即使疫情過去影片得以登陸院線,分流觀眾也是必然結果。

毫無疑問,這部作品在網絡平臺上的成敗將會影響整個行業的格局與規則。而“始作俑者”歡喜傳媒與字節跳動也將被電影行業深刻記憶。

歡喜傳媒的“陰謀” 

歡喜傳媒不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網絡院線”從來都是被抵制的對象。

2014年9月,Netflix宣布將和哈維•韋恩斯坦以及IMAX公司合作共推《臥虎藏龍2:青冥寶劍》,于2015年8月28日在Netflix網站和指定的Imax影院同步上映。消息傳出后,近年來一直在電影發行的生態鏈上逐級下滑的傳統院線立刻做出了回應:包括AMC在內的頂級院線紛紛表示,將聯合抵制此片在美國上映。

2015年3月,Netflix花費1200萬美元購買的新片《無境之獸》(Beasts of No Nation)已經提供線上點播服務,公司在嘗試進行影院同步網絡上映時,卻遭到帝皇、AMC、Carmike和Cinemark北美四大院線的聯合抵制。

2015年11月,樂視作為影片《消失的兇手》的出品方計劃將為其全屏影視會員帶來提前一天“超前點映”。但最終樂視影業還是按下了暫停鍵,“為了消弭誤會,維護影院院線利益,樂視影業與樂視會員部門經過緊急協商,決定停止即將舉辦的線上點映活動。”

去年,Netflix的《愛爾蘭人》曾經嘗試在傳統院線AMC、Regal、Cinemark上映,但據外媒報道,傳統院線希望保證90天的放映期后再在Netflix上線,而Netflix只能接受30天的窗口期。最終,他們沒有談攏。

但《囧媽》這一波操作完全是因為肺炎疫情“迫不得已”。

此前歡喜傳媒以總票房24億元的價格將《囧媽》的保底發行權授權給橫店影業,通過這筆交易歡喜傳媒將會提前獲得不少于6億元的保底收益。同時雙方還約定,橫店影業將投入1.5億元用于影片的宣發,若影片最終票房高于24億元,高出的部分歡喜傳媒將會獲得35%的收益,而橫店影業將會獲得65%的收益。

引入橫店影業這樣的保底方也可以看出《囧媽》一開始并沒有考慮“冒天下之大不韙”去登陸網絡院線。

字節跳動花了6.3億買了《囧媽》的獨家版權,這個價格恰好約等于《囧媽》保底協議的24億票房中歡喜傳媒可能分得的收益。一般而言,票房的38%歸屬出品方,24億就是9億,再剔除宣發費用,以及各出品方的出資比例,歡喜傳媒大概能入賬6億左右。

根據歡喜傳媒的公告顯示,《囧媽》的投資額為2.17億元,F在保底協議作廢乍看之下,歡喜傳媒倒不賠,而其與橫店影業的賬怎么算,恐怕還得等進一步的信息披露。

雖然《囧媽》看上去的確“無心插柳”,但一個無法確定的事情是,《囧媽》的操作是否會常態化。如果效果大爆,不排除其他片方有跟進效法的可能。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如果細看歡喜傳媒發布的公告,你會發現其與字節跳動的合作,《囧媽》只是一個開始。

歡喜傳媒全資附屬公司歡歡喜喜與字節跳動的合作將分為兩個階段。

第一階段為期6個月:

集團授權被授權方平臺,集團若干新電影及網劇在歡喜首映平臺上線后,可于授權區域內與歡喜首映平臺同時播放;字節跳動按本集團交付授權內容的進度向歡歡喜喜支付人民幣6.3億元作為使用授權內容的代價;被授權方平臺獲得的授權內容播出的相關收入總額在扣除被授權方平臺管道成本及上述人民幣6.3億元的代價后,如有超額部分,歡歡喜喜可獲若干比例的收益分成;

字節跳動在今日頭條、西瓜視頻等平臺內為歡喜首映平臺設立獨立入口進行導流;

被授權方平臺為集團的影視項目提供宣傳推廣支援;

集團將開放影視項目資源,為字節跳動及其關聯方提供植入廣告、聯合推廣、異業合作等資源;

集團將向字節跳動或其關聯方提供本集團主控出品影片的聯合出品方的署名權。雙方將于第一階段合作開始后盡快討論落實第二階段的合作細節,并簽署相關協議。

第二階段為第一階段屆滿之日起至2022年12月31日:

雙方共建院線頻道,共同打造“首映”流媒體平臺;

雙方共同出資制作購買影視內容的新媒體版權。第二階段的合作屆滿后,雙方享有優先續約權。

共建院線頻道,共同打造“首映”流媒體平臺——這才是本場“陰謀”里的重頭戲。

據「深響」觀察,歡喜首映里不光有歡喜投資出品的電影,也有一些版權內容,比如英劇《貼身保鏢》、日劇《刑警弓神》、紀錄片《世界神圣奇觀》、不丹電影《嘿瑪嘿瑪》。而在“電影圈”頁卡里還有一些影片相關短視頻。

根據協議,字節跳動的今日頭條、西瓜視頻等產品將為歡喜傳媒旗下流媒體平臺——歡喜首映APP開設獨立入口及專區進行導流。雙方并將基于長視頻內容展開全面合作,并共享收益。

這可以被視為歡喜傳媒為自己打造的除內容以外的“第二增長曲線”。歡喜傳媒在2019年上半年首次扭虧為盈。而“歡喜首映”付費用戶已超過100萬。

不過,即使是用戶付費習慣養成、雙方各有益處,這樣的“跨界合作”仍然有諸多不確定性。

此前2014年,光線傳媒曾與360聯手打造在線收費點播業務“先看網絡”,光線傳媒以人民幣4800萬元出資持股40%,奇虎公司則持股45%。不到一年時間,360撤出。雙方“和平分手”。

光線傳媒王長田曾告訴筆者,只有獨立的付費網站出現才能標志這個市場開始進入到一個相對成熟一個階段。“而如果要做好這個網站,這個網站必須是內容公司,不僅僅是一個渠道。要做一個內容公司,顯然光線更加合適。” 他認為當時光線和360在先看的股權結構不合理。

以史為鑒,歡喜首映與西瓜視頻出在同一賽道,雙方既有合作點也有對立點,站在不同的利益基礎上,歡喜傳媒和字節跳動的合作能走多遠,還是一個未知數。

字節跳動的“陽謀” 

對于歡喜傳媒來說,這場合作來得很及時,救了火。對于字節跳動來說,這場合作也是一個絕佳的“入圈”時機。

“他們(字節跳動)和我們不是一路人。”一位不具姓名的網劇制片人告訴深響,頭條的路數很不一樣:“當年騰訊愛奇藝的人為了融入圈子,真沒少喝酒,一個局接一個局,頭條很高冷,很多主動去撲的都吃了閉門羹。”

深響曾在1月初獨家報道了字節跳動在影視圈的暗中布局(點此查看),字節跳動表面低調,事實上卻一直在招聘制片人、布局長視頻內容。

今年春節檔的關鍵影片之一《唐人街探案3》的19家聯合出品方中,就出現了“北京字跳網絡技術有限公司”——這家公司為字節跳動(香港)有限公司100%持股,成立于2018年10月15日,公司執行董事、總經理為字節跳動CEO張一鳴,監事為字節跳動人力資源副總裁肖金梅。

根據貓眼專業版數據,除了《唐人街探案3》,“北京字跳網絡技術有限公司”還聯合出品了國慶檔票房冠軍《我和我的祖國》。

電影之外,字節跳動在劇集方面也有布局,據「深響」獲悉,其已買下諸多“長尾劇集”版權,例如《家有仙妻》《鐵齒銅牙紀曉嵐》《家有兒女》《黑冰》,而西瓜視頻現已獨播《亮劍》《重案六組第一部》《德古拉》(BBC)等劇集。

深響以《亮劍》為例,對信息進行了二次確認,目前在騰訊視頻、優酷、愛奇藝、芒果TV、B站上均無法播放資源,而是跳轉到了樂視視頻,兩集免費之后需要購買樂視會員才能觀看。而西瓜視頻上則可以直接觀看。

值得注意的是,字節跳動對于長視頻內容的考慮非常全面:劇集、電影、綜藝,甚至是兒童內容。據「深響」獲悉,就在本月,Youtube網站點擊量最高的動畫影片《瑪莎和熊》將在西瓜視頻獨播。而據西瓜視頻,其與全球TOP100動畫IP的合作覆蓋率已經超過90%以上,少兒視頻累計播放量已超千億。

據「深響」獲悉,西瓜視頻在2018年上半年的劇集策略還是分賬劇,行業里也有不少制片人都收到了獵頭的邀請電話。2018年8月,西瓜視頻曾高調宣布全面進軍自制綜藝領域,以40億資金打造移動原生綜藝 IP,其與銀河酷娛共同打造的首檔脫口秀類綜藝《頭號任務》已于2019年7月播出。

但也就在2018年下半年,其長視頻業務的團隊突然換水,接手的是曾在百視通、亞馬遜任職的錢立立,西瓜視頻整體由張楠(男)負責。最近,「深響」發現一些影視制片人也加入到了字節跳動團隊中。

如今,字節跳動綁定歡喜傳媒,或許可以走一條捷徑。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