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德華取消演唱會 疫情重創線下娛樂

2020-01-27 15:55 來源:互聯網

“現在像劉德華和蔡依林這些項目的主辦方都崩潰了。”一位演出商告訴娛樂資本論,“這些主辦方都是借錢(在辦演唱會),借的大錢,都有利息。”

“鑒于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最新發展及為保障觀眾的健康和安全,主辦機構決定取消2020年2月15至18日、20至23日及25至28日共12場演唱會。”1月26日,劉德華世界巡回演唱會官博下發出了這樣一條聲明。

“打個比方,劉德華按照900萬發盤,經紀公司賣給落地商3000萬。經紀公司按照黃牛票4000萬賣出去,F在演出取消了,劉德華按照900萬退錢,你怎么辦?跳樓嗎?”

該演出商表示,即便演出票全部賣出,購票觀眾也將面臨巨大的損失,“去年圣誕節劉德華因失聲取消演出的時候,我給朋友買了八張第一排的票。20000一張。最后取消,按照票面價格1080港幣一張賠的。”

而如果票未賣出,那么主辦公司、地接方、黃牛都會賠本,尤其是對于那些借了巨大債務的一方,杠桿之下,損失更大。

這只是新冠病毒發酵后,眾多線下娛樂項目遇冷時的一個注腳,劉德華外,楊丞琳、蔡依林、梁靜茹等一眾明星的演出計劃也在近期宣告停擺。

全民防疫的陣線下,2月到3月之間幾乎全部的話劇演出、文旅表演、電影院線、體育賽事都將陷入困境,線下娛樂格局或許也會因此改寫。

“上半年基本無望了,下半年,走一步看一步吧。”一位業內人士感慨道。

劉德華、蔡依林等大批演出取消,《和平精英》網絡擁堵

疫情蔓延之下,各個演出的“跳票”之舉正在蔓延。

1月22日,大麥網宣布,接武漢有關部門通知,受疫情影響,摩登兄弟巡演武漢站、韓紅巡演武漢站、蔡依林巡演武漢站、李宗盛巡演黃石站確定延期或取消。

1月24日,北京人藝發布公告,原定于1月26日至1月30日演出的《全家!芳1月26日至2月10日演出的《朱麗小姐》停止演出。并從當日起起,北京人藝戲劇博物館閉館。北京保利劇院也發布通知,原定于1月25日-29日晚19:30上演的多媒體芭蕾舞劇《天鵝湖》《吉賽爾》演出取消。此外,2月13日-16日《如夢之夢》上海站演出也或取消或延期。

1月25日,開心麻花團隊表示將會取消不同城市不同輪次的演出;同時德云社也順延了原定于正月期間的演出活動。

1月26日,重慶文旅委發出通告,室內245家A級景區暫停經營,兩千余場營業性演出全部取消。隨后,青島、哈爾濱、杭州等各個城市地區跟進。

另外,線下體育賽事以及livehouse演出也在逐步取消或改期。目前秀動網和正在演出兩大平臺上,聚集了大量演出延期/取消的消息;

原定于2月3日至9日在武漢舉行的東京奧運會亞洲女足資格賽B組比賽將轉移至南京進行;原定于2月8日至2月14日在武漢舉行的東京奧運會拳擊亞洲區資格賽暫緩舉行……另外第14屆全國冬季運動會比賽將推遲舉行,受此影響的還有CBA、中國足協超級杯、LPL春季賽等。

“本來前期我們預想到的情況只是在武漢和湖北地區取消演出,但隨著疫情擴散和人流涌動,不得已全國范圍內幾乎都要取消或順延。”一位業內人士告訴娛樂資本論,這對于演出商、平臺、場館而言都是難以預料的損失,“現在業內樂觀估計,2月到3月份的演出幾乎都會停擺,疫情嚴重的區域時間還會更久。”

……

在旅行、演出、賽事等線下娛樂遇冷的同時,線上娛樂變得火爆:

據pcgamer報道,近日《瘟疫公司》游戲達到了有史以來的最高的同時在線玩家數量并且創造了過去30天內最高平均在線人數記錄。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其一是新型的冠狀病毒引起了人們的好奇,將這款游戲推到了中國應用下載榜的榜首;其二,線下娛樂的匱乏導致用戶消費轉入線上。

受此影響的還有騰訊旗下的手游《和平精英》,1月25日晚間,由于大量玩家涌入,《和平精英》服務器崩潰。隨后官方已進行緊急擴容修復,并在游戲中送出了大禮包。

為了呼吁用戶盡量減少出門活動,迅游加速器對多款熱門游戲開啟限時免費加速,多家視頻軟件也限時推出了免費的VIP服務,用實際行動參與阻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擴散。

根據七麥數據移動指數顯示,疫情影響之下,春節假期內多款視頻、社交、游戲類產品排名大幅上升。

“今年太難了”,采訪尾聲,一位線下演出方感嘆道,隨后他停頓下,“可現在疫情大敵當前,又能怎么辦呢?”

“對線下景區的影響,可能會持續到4、5月份”

疫情的影響還遠不及此。

在古城平遙做酒店住宿的嘉禾幾天前還在擔心食物材料不足應付人流,年前他們酒店的客房已經全部排滿,年夜飯的訂單也在紛至沓來。為此他今年還特意多留了幾個師傅、服務員假期加班工作,肉類蔬菜也比往年多進了一批貨。

結果興奮期還沒過,噩耗已經傳來。

先是1月23日,《又見平遙》團隊宣布在春節期間停止演出,開啟多個退票渠道;隔日,景區管理公司貼出公告,平遙古城整個景區全部關閉。

“路都封了,現在景區里基本沒有游客了。”嘉禾嘆了口氣,“直接損失大概在幾十萬吧。”疫情的發酵速度遠超他的想象,在四五天之前,酒店雖然已經有一些旅客退單,不過并不多,沒想到幾天后,管控嚴格,退單率也大幅提升。

比起錢財上的損失,嘉禾更在意家人和員工的健康,由于平遙為旅游古城,每年大批游客從外地前來觀光,其中就不乏有來自湖北武漢。而就在前兩天,他開始陸續接到通知zf機關正在查找武漢來的游客及同行人員。

當日他得到官方通知,當地已經有兩例病患被確診,而小道消息中,這個數字還會更多。甚至他聽說,為了防治平遙當地人口流動,臨近縣市已經挖斷/阻隔了當地的出行道路。

外來游客小斯對此深有體會。

今年春節假期,來自北京的小斯驅車前往平遙游玩,結果抵達沒一天,整個景區已經停運。不止平遙,原本他計劃游玩的五臺山、青龍鎮、喬家大院等一系列周邊景區,也都全部關!,F在小斯寄宿在朋友家里,不敢出去,也不能出去。

“我現在擔心的是疫情還會持續多久,假期結束前能不能按時返工。”不過目前情況看似并不樂觀,“現在管控已經不止景區了,景區外的飯店聽說也按要求正在陸續停業;昨天看到一條通知,疫情期間禁止任何婚喪嫁娶活動。”

山西不是個例,據央視新聞報道,1月24日起,福建廈門鼓浪嶼、五臺山、雁門關,江蘇南京玄武湖、夫子廟秦淮風光帶、孫中山紀念館、棲霞山、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浙江杭州西湖,上海豫園及浦江游覽全線,廣東廣州塔等景區景點暫時關閉。已預購門票的可通過原購票渠道申請全額退票。

隨后,上海迪士尼樂園、東方明珠,北京故宮博物院、廟會,杭州西湖、敦煌石窟等各個景區也陸續關停。

“一個春節幾十萬的房費打了水漂”,重慶一位民宿老板告訴娛樂資本論,“因為沒有人來住民宿,但我們的租金還是不變的。”他認為如果疫情持續周期再久一些,一大批中小民宿店受限于租金壓力,很可能在今年支撐不下去。

“損失慘重”,浙江象山影視城相關負責人陳建瑜也向娛樂資本論表示,因受到疫情影響,目前象山影視城已經關停,僅留有部分影視劇組還在拍攝,并且也在嚴格管控中。

“這次(關停)直接對象山的長短租、酒店餐飲、旅游門票的收入帶來直接影響……”不過陳建瑜也認為當下也非談損失的時間,“主要的重點是大家做好防控,抵抗冠狀病毒的工作。”

對于此次疫情給線下景區帶來的后續影響,陳建瑜告訴娛樂資本論,由于目前還不能確認疫情結束時間,根據現在一些專家預估如果持續到四五月份的話,那么注定在今年上半年所有的景區、娛樂場所、包括影劇院都會受到非常嚴重的沖擊。

小城影院的滅頂之災,更是洗牌前夜

在前往小城電影院的路上,沿途不免有些蕭瑟。

隨著疫情持續發酵,以往城內的一些活動慶典正在逐步取消,街道兩旁營業的店鋪相比往年也少了些許。路上零丁行人,面帶口罩,行色匆匆。

這種現象在電影院更甚,雖然入口處和電梯間里還擺放著春節檔的宣傳海報,但事實上購票廳內除了小娛和影院工作人員外,再無其他觀眾入場。

而往年此刻,候場區域內都幾乎座無虛席,甚至不少人為了看一場電影需要提前一兩天買票。

“今天不營業了。”一位工作人員告訴我,隨即,他把購票處排片選座的屏幕關閉。這多少有些讓人意外,此前雖然已經聽聞春節檔全部撤檔的消息,不過在淘票票等購票平臺上仍能買到《誤殺》、《變身特工》這些年前已經上映的影票。

“今天剛從縣zf里開會回來,為防治春節期間為疫情擴散,要求影院從今天起停止營業。”工作人員苦笑道,“具體什么時候能開業,得另等通知。”

這是小城唯一一座電影院,成立至今不過七八年時間。由于經濟產業問題,當地年輕人大都在外求學工作,留下來的幾乎都是對院線電影不感興趣抑或付費難的老年人,由此,這座影院平常上座率不足10%,“哪怕是暑假,一天的流水也只有兩三千。”

如果沒有春節檔,在小城開電影院壓根就是一門賠本的買賣,“春節期間隨著年輕人返鄉加之其他線下娛樂場所匱乏,電影院上座率普遍每場都在90%以上,從小年到正月十五,這段時間的收入基本占據了影院全年的營收的一半以上。”

去年春節檔售票情況

一位工作人員私下告訴小娛,這座影院雖然號稱“影城”,但也不過三個影廳,每年營收在百萬左右,除去稅點、分成、房租和人工成本,“幾乎賺不到什么錢”。原本春節檔撤檔消息傳出后,他們心里已經涼了半截,而今天上午的一紙通知,徹底宣告了這座影院今年的命運。

春節檔的缺失,對于小城影院來說可謂“滅頂之災”,而疫情擴散下,哪怕稍大一些城市的院線也不容樂觀。

“各家都在觀摩情況,只要有同行宣布停業或者接到官方通知,我們隨時關門。”一位位于山西太原某影城的工作人員告訴娛樂資本論,在昨天得到春節檔全部撤檔的消息后,管理層之間對于是否還開業已經經過一再討論,最后還是決定開業,不過只能放一些已經上映了電影彌補損失。“根本沒辦法,春節期間的票房占據全年的四成左右,對影院太重要了。”

為了保障安全,他們購買了大量的消毒液,要求每場影片放映結束后務必消毒,并且大幅降低場次,縮短了營業時間。

“平時影院都會營業到凌晨一兩點,現在最晚一場到20:30就結束了,我們甚至給工作人員配備了體溫槍,每個觀眾入場前必須經過檢測,如果體溫偏高就會拒絕入場。”她還聽說,隔壁影院準備了大批量的口罩,給每一個準備觀影的用戶發放。

沖擊還是顯著的,雖然影院做好了防應對策,但上座率仍然下滑嚴重。“目前上座率可能還不到5%。原本開業是想挽回一些損失,不過現在這種情況看來,開著反而虧損更多。”

1月24日,字節跳動耗資6.3億買下賀歲電影《囧媽》版權,并且宣布請用戶在公司旗下的抖音、頭條等APP都可以免費觀看。

《囧媽》和字節跳動的一次的線上聯映,或許對于大部分因疫情駐步的人來說是一份慰藉,但卻也是壓死小影院的最后一根稻草。

“消息一傳出來,我們整個公司都蒙了。”一位中小影院的工作人員感嘆,原本春節期間停止營業已經損失慘重,現在片方選擇線上放映,意味著該片此后無法再給影院帶來任何利益,也意味著前期部分影院為此片投入的線下推廣費用,也打了水漂。

“如果單是《囧媽》到還好”,該工作人員告訴娛樂資本論,他害怕的是《囧媽》只是先例,后續如果有更多片方選擇在線上公映,他們這些小影城在今年必將迎來一輪洗牌。

在他看來,片方是有退路的,大不了可以從春節檔挪到暑期檔;一二線城市的影院也是有退路的,“因為他們全年客流比較平穩,春節檔收入占比相對沒那么高”;反倒是小影院收入基本全靠春節返鄉人口支撐,“哪怕暑期檔和其他節假日都難以比擬的”。

更重要的是,隨著短視頻、直播、手游等一系列線上娛樂的興起,小鎮青年靠著一部手機已經滿足部分娛樂需求,院線電影對他們而言正在失去吸引力。

《囧媽》選擇線上公映,是字節跳動的對下沉市場的一次進擊,也是小鎮院線面臨的當頭棒喝。疫情管控是今年電影院線的第一場戰斗,疫情結束后,如何將用戶從頭條系等產品中爭奪回線下,是他們要面對的第二場戰役。

這真是不容易的一年,對線下娛樂來說如此,對所有人亦是。

延伸 · 閱讀